しょか の ねこ

卿麤:

希望你能明白我想表达的东西...
我能力不够对不起,要是能画得更清楚就好了

我怕大家没明白..(我的锅😭)还是提一下。

杰克脚下有枪,丁丁没有用它(为什么没用呢)可能这个时候他对丁丁的情感发生了轻微的改变吧。

庄园主的意思是这场游戏结束了,你对其中所有人的记忆情感都忘记的好,可是杰克就算忘了,在现实中活得人模狗样(?)在梦里还是会一遍一遍地回想起来,梦醒后又会失去这段记忆。

手好痛(›´ω`‹ )唔,祝我四级考试能考好!
orz
之后会画艾玛篇

【喻叶】某不科学的桌宠(二)

liyuanqi9:

桌宠修修⚠️
单cp喻叶⚠️
短短短⚠️
前篇戳头像或者tag


叶修的主食是泡面。
准确的说,没有被投喂的叶修的主食是泡面。
喻文州刚开始是不知道可以投喂叶修的。每次到了饭点,喻文州就看到叶修变出一桶方便面吃得欢,各种口味的都有过,时不时还配上一瓶肥宅快乐水。时间一长,喻文州感觉这样下去不行。
太不健康了。
本着“健康生活”的想法,喻文州打定主意不让叶修继续吃泡面。于是又一次饭点,叶修刚拿出一桶泡面,叉子还没拿到手里呢,喻文州鼠标一动。
泡面进了回收站。
这边叶修还没反应过来,看着空空如也的地面头上冒出了三个问号,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看到自己的泡面,于是转身又变出了新的一桶。
喻文州刚扬起的嘴角顿时凝固。


在喻文州又一次故技重施时,叶修及时抱住了泡面,两人通过鼠标箭头开始了无声的角力。叶修死死抱着泡面不撒手,两条小腿崩的笔直,喻文州则摁紧鼠标把泡面往回收站拖。两人一时陷入僵持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概两三分钟),叶修渐渐没了力气,连泡面带人地被拖到空中………就这也没撒手。
喻文州第二次把泡面丢进了回收站。
叶修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撇了撇嘴,气鼓鼓地又翻出了一桶泡面!
喻文州:……


这场泡面之战一直持续到叶修的肚子叫了一声。只见叶修“吧嗒吧嗒”跑到任务栏,打开了画图软件,然后坐在任务栏上闷闷不乐地晃腿,眼睛里满是怨念。
喻文州先是一愣,思考片刻后试探性地在屏幕上画了一碗Q版米饭和一双筷子。叶修小手一抓,饭碗和筷子都到了他手上。看着叶修低下头乖乖巧巧地扒饭,喻文州又画了个鸡腿,叶修筷子一夹,鸡腿就到了碗里。
发现新大陆的喻文州从此换着花样投喂叶修。


#我们从不知道喻文州的画技是怎么练成的,除了叶修#


tbc……?
———————————
你们要的后续~
其实我脑子里还有一堆桌宠修修的脑洞,但我没时间码【捂脸】
随缘更吧……
感谢各位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知道大家这么喜欢桌宠修修我真的很高兴!给你们笔芯❤️

【喻叶】某不科学的桌宠

啊!!!太可爱了!!!!

liyuanqi9:

桌宠修修⚠️
单cp喻叶⚠️


喻文州养了一只桌宠。
桌宠的名字叫叶修。
说也奇怪,喻文州本人是没有下载任何桌宠软件的,连Q宠都没有领养过。可从他开始玩荣耀起,无论他用手机还是电脑,用的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会有一个Q版小人出没。时间一长,本来不是很在意的喻文州对这只桌宠上了心。


叶修的作息很“规律”。
早上七点到中午十二点是他的睡眠时间。在这个时间段打开电脑,一定能看到他乖巧地缩在角落睡觉,除了脑袋露出来,其他地方都用被子盖的严严实实。如果鼠标箭头不小心碰到他,他会嘟起嘴巴,用被子把整个人蒙起来,还有一定几率出现“让我再睡会”“不要吵我嘛”之类的气泡。
喻文州曾经尝试过连续戳叶修,看叶修会不会早起,结果他发现叶修居然有起床气。具体表现为,当他第七、八次戳时,叶修会一把掀开被子,抓住鼠标箭头,狠狠将其扔出去,再气鼓鼓地钻回被子睡觉。
说来也有趣,有次叶修扔鼠标箭头时位置太过巧妙,扔出的鼠标箭头从屏幕边缘弹了回来,正中叶修脑门,叶修当场被砸懵了,小手捂着脑袋呆呆的站着。
后来还是喻文州给他揉了好久的脑袋才把眼泪收回去。


tbc?
—————————————
我好想养只修修呜呜呜呜……
最近自习课都是考试,狐修没什么时间码💦晚自习脑洞忽开写了这个短篇当补偿,不要嫌弃行8行?
我也不知道这篇有没有后续,但我有好多脑洞


等一个小蓝手小红心!!!

抽筋可乐_Alice:

涂了个机器人篇的条漫,刚好动画版也是今天出机器人篇~

算是满足下自己想看机器人篇的这两人发糖(+杯子绿总)的私心...

隔壁魔王篇开局就是老夫老妻模式(?),但这边两情相悦连孩子都有了却还在牵手的边缘试探QAQ


抽筋可乐_Alice:

涂了个机器人篇的条漫,刚好动画版也是今天出机器人篇~

算是满足下自己想看机器人篇的这两人发糖(+杯子绿总)的私心...

隔壁魔王篇开局就是老夫老妻模式(?),但这边两情相悦连孩子都有了却还在牵手的边缘试探QAQ


吹爆太太!!!!

果树果大柱:

绿蓝的条漫集合
……………………自己看完一遍不要脸地觉得真好吃!!!

脱水仙人球的目录

吹爆太太!!!

脱水仙人球:

趁着文还没几篇的时候给自己做个小目录。


爱你们,啵。




黄叶:




[黄叶]一个从天而降的伴侣(含车)




[黄叶]等待是件辛苦的小事




[黄叶]虎鲸精的二三事(车)




[黄叶]猫和老鼠


 


[黄叶]我永远爱着你


 


[黄叶]青龙与狗




[黄叶]和你是朋友也是恋人




[黄叶]魔女先生和骑士先生




[黄叶]剑修的伙伴是谁呀




[黄叶]跳跳糖的使用方式(车)




[黄叶]你的生日(第二人称)




[黄叶]一觉醒来后我多了个宝宝?




[黄叶]发糖进行时(论坛体)




[黄叶]跳跳糖与惩罚与爱(ABO车)




[黄叶]一票真爱




[黄叶]新时代的单机游戏(车)




[黄叶]一只狮子的恋爱史




[黄叶]罪大恶极者落网之后(车)




[黄叶]时光缝隙里的歌




[黄叶]日子那么长




[黄叶]挑衣服




[黄叶]树下的小时光




[黄叶]天敌之吻(车)




[黄叶]童话串烧




[黄叶]红绡(车)




[黄叶]抱枕历险记




[黄叶]一次纯洁的泡澡




[黄叶]到底该不该告白呢




[黄叶]是谁在敲打我窗




[黄叶关键词]七夕千万不要随便开房(车)




[黄叶]亡灵法师和他的骷髅的日常(上)


[黄叶]亡灵法师和他的骷髅的日常(下)




[黄叶]一个和泡泡糖有关的智障段子




[黄叶]当男朋友很腻歪时该怎么办




[黄叶]夺命剑




[黄叶]记一次俗套的报恩




喻叶:




[喻叶]两个太太




[喻叶]迷情咒车祸现场




[喻叶]鱼跃龙门(车)




[喻叶/all叶]沉船里的日记




[喻叶]one night in 苏黎世


 


 [喻叶]两个爸爸




[喻叶]一场严肃的家庭会议




[喻叶]假单恋




[喻叶]双人舞




翔叶:




[翔叶]君臣之道




[翔叶]爱抖露孙翔和超级英雄叶修




[翔叶]美人只配强者拥有




[翔叶]龙与勇者




[翔叶]爱人变成了猴子怎么办




[翔叶]朕遇刺落水之后




[翔叶]一场突如其来的婚姻(含车)




[翔叶]多了一只宠物的日子(含车)




[翔叶]魔王大人来敲我家门




[翔叶]辣椒精和龙虾妖的爱情故事




[翔叶]一定要实现的亲密接触(车)




[翔叶]无法被定义的心情




[翔叶]一场和苍蝇的决斗




[翔叶]箱子里的宝物




翔叶原著糖整理+一些个人分析(滤镜奇厚)




[翔叶]宿命论(连载) TAG:翔叶宿命论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伞修:




[伞修]那些温柔的陈旧岁月




王叶:




[王叶]普通地在一起




[王叶]午夜时分




乐叶:




[乐叶]张佳乐今天不忧郁了



 


[乐叶]春天与樱桃树


 


 


[乐叶]潜伏者(车)




[乐叶]那只持枪的兔子




[乐叶]谁拿雷丢我?




[乐叶]一个掺杂了无数私货的乐叶段子




楼叶:




[楼叶]触手可及




张叶:




[张叶]这件事不在张新杰的计划之中




平叶:




[平叶]浴室的开始和结尾




[平叶]床笫捕猎


 


 


韩叶:


 


[韩叶]有朝一日



 


魏叶:




[魏叶]就那回事儿




all叶:




[喻黄叶]猫爪下的毛线团(黄叶结局)




[喻黄叶]柔软宇宙




[王孙叶]非活非死(上)




[王孙叶]非活非死(下)




[霸图叶]一次普通的聚餐活动


 


[黄花叶]夺冠之后



 


[all叶]黑猫王子




[all叶]那个风里来雪里去的外卖小哥




粮食向:




[邱叶粮食向]继承




[叶修中心]白雪公主




[叶修中心]明天就是决赛了,嘉世今年能拿三冠吗?




[叶修中心]流浪梦想(乔一帆视角)




[叶修中心]神之领域




[叶修中心]我和他没有半点感情(霸图粉视角)




[叶修中心]旁观者(君莫笑视角)




[兴欣中心]一次意外失忆




[叶修中心]固执(邱非视角)




[叶修中心]一名闯进皇宫的怪盗

【镇魂】三天缩水的黑老哥(下)

啊凉:

ooc慎点


依旧带面面玩


今天的沈巍只有五六岁,可爱鬼王附体。


      天刚蒙蒙亮,赵云澜就被一段哭声吵醒,一贯有起床气的他揪住被子盖着脑袋心里不停骂着这谁家的破小孩一大早哭这么大声,万一吵到我家沈巍睡觉怎么办。他一边怼闭着眼睛就要去摸人,触及的却是凉凉的有些湿润的被子。赵云澜猛然想起变成个团的大宝贝,又记起自己糟糕的睡相,顿时吓得半点睡意都没有,瞪大了双眼借着不亮的光线寻找可能被压扁或者被踹下床的沈巍。断断续续的抽泣声越来越大,赵云澜总算想起打开床头的台灯,暖黄的灯一亮,他看见枕头上坐着刚才所说的小破孩子。


沈巍看着这人直勾勾的眼神,吓得紧紧抓着被角,往床的另一边一点点挪去,眨巴着一双眼睛,眼角泛着浅浅的红,他抽嗒着鼻子,豆大的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落。


赵云澜平时看不得孩子在眼前哭,更看不得沈巍红眼眶,他急忙把人抱在怀里柔声哄。一个一米八几的邋遢大叔顶着一头鸡窝,温柔地说着安慰的话,这个场景怕是会让大庆惊悚地掉光全身的毛。


“弟弟……”


沈巍趴在陌生的怀抱里,有些贪恋这种温柔,背上轻拍的力度让人昏昏欲睡,他把脸埋在衣服里蹭来蹭去,想起年幼的弟弟也做过相同的行为却被自己说幼稚,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


赵云澜听见奶声奶气的笑声,轻轻地叹了口气,总算是把人哄好了。他抬起那人红扑扑的小脸,刚想调戏那么一两句过过嘴瘾,就听见沈巍说了一句足以将他电得外酥里嫩的话。


他说“这位玫瑰花叔叔,你看到我弟弟了吗?他答应要给我做美甲,结果一觉醒来就看不见人了。”


槽点太多,赵云澜都不知道要吐槽哪个先。


叔叔?什么叫叔叔?我这么帅怎么看都应该叫哥哥。还玫瑰花,不能有刺就说是玫瑰花,豪猪也有刺啊,你怎么不说……算了,还是玫瑰花吧。还有就是你弟,夜尊不是专业理发的吗?怎么学会美甲了。而且宝贝,你美甲了也没用,照样会被你啃掉的。赵云澜吐槽完发现他漏了一个最重要的点:沈巍不记得他了?他失忆了?


媳妇缩水并且失忆了怎么办?在线等,十万火急!


赵云澜绝望地看着一脸希翼的小孩,他知道,沈巍是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在对方逐渐委屈的眼神中,赵云澜抑制住打人的冲动抱起沈巍去特调处找弟弟。


带孩子或许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赵云澜想


刚开始走在路上,沈巍还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比如赵云澜了解到今天的沈巍和他的外表一样年幼,夜尊小时候玩火把眉毛烧了等有趣故事。到后来赵云澜说了很多也没见人回一句。他低下头发现窝在挂包里的人专注地看路边的小店铺,任他怎么移动都没有用。


他随便走进一家,买下一只有袋子的袋鼠玩偶,把人放进去,看着沈巍窝在里面笑得清脆明亮,赵云澜愣是把早早去特调处的打算抛在脑后,带着沈巍逛完了附近的几条商业街。以至于特调处成员日上三竿才看到赵云澜提着大包小包跨进大门。


众人以为这是领导良心发现终于学会体恤员工,一个个感激地看着赵云澜,饿狼似的就要上前抢东西却被一个箭步挡住“别动,这些都是沈巍的。”他们简单翻了翻沙发上的东西,觉得不是自己没睡醒就是赵云澜疯魔了,这一堆堆小孩子喜欢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沈巍的,就算斩魂使变成了小孩,你也不能拿他当三岁孩童看啊喂!


赵云澜把挂在脖子上的袋鼠拿下来,取出沈巍放进推成山的玩具里。看着在其中蹦来蹦去的斩魂使,惊地一个个都不说出话来,只能感慨有生之年竟然可以看到这位大人玩儿童玩具的样子,人间值得的。祝红更是被萌地手一抖,杯子瞬间四分五裂。


这响亮的一声惊得众人意识到调整面部表情,可怜了沈巍一个踉跄直接扎进成山的玩偶堆里只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他大力挥动双手双脚却完全没能挣脱出来,最后气急了干脆撅着嘴挑了个拿的动的扔出去,正好击中赵云澜的脑袋,红着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祝红。


没修炼完全的蛇妖被这一系列举动萌得各个器官依次颤了个遍,哆嗦着双手就要把孩子抱出来。没等她完成这一目标,站在一旁的赵云澜就单手一捞,人刚好坐在他的手心上。动作完全落空的祝红咬牙切齿地瞪着赵云澜,扬言要吃光处里所有芒果。他看着这一群敢怒敢言不敢动的人,更是得意地在受人尊敬的斩魂使大人香香软软的脸上烙下一个吻,气地祝红差点变蛇伤人,楚恕之差点甩出傀儡线,郭长城差点进化成皮卡丘,更是气地大庆直接一跃挂在赵云澜的手臂上喵喵直叫,活像催人上车的老司机。


这突如其来的生命中不能承受的重量压地赵云澜差点就把沈巍抛出去,他咬牙想看来是时候开始大庆的减肥计划了。


看着眼前不断催人上车的猫咪,沈巍十分配合,撩起袍子噔噔噔地就向前跑去,他伸手抓住几撮猫毛,借着赵云澜的手臂用力一蹬,翻身一跃结实地坐在大庆的背上。


猫生圆满。


赵云澜大声骂了句没节操的猫,揉着有些酸的手臂,提醒驮着沈巍满特调跑的大庆稳点,坐下就开始与其他人讨论如何给大庆减粮的问题。


张狂的黑猫耳边只剩下呼呼作响的风声,他载着那位平时都不敢多看一眼的大人四处乱窜,心里万分激动,脚步十分漂浮,笑得看不见的眼睛害地他直接撞到前方突然出现的人腿上,背上的那位也向前飞去。大庆看着在空中翻转的沈巍,祈祷他落下来时能够摔在沙发里,要不然,他这一身又黑又亮的昂贵猫皮绝对会被老赵扒了做大衣的。浑身上下没几两的肉也会被祝红炖了蘸酱吃,还有这几根又细又长的猫须铁定要被被斩魂使的铁杆粉丝拿去做傀儡线。


沈巍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看见眼前穿得一身白的正是他的亲弟弟,下落时踩着猫头抓住夜尊的裤脚,手脚并用地就往上爬。


出场不到一分钟的夜尊十分懵逼,他带着雄心壮志和连夜制作的计划来到特调处打算抢回哥哥,就被一只胆固醇过高的黑猫撞在裤子上,他厌恶地想着这猫最好不掉毛。接着又看见下落的黑色团子抓着他的衣服往上爬,幸福来的太突然让夜尊一下子慌了神低下头就要去翻手里厚厚的一摞纸。


我哥以前当过猴??


看着突然出现在手心的沈巍,夜尊也只剩下这个疑问。


“弟弟。”沈巍乖巧地坐在手心里展颜一笑。


夜尊捂住心口暗想果然他哥知道怎么毫不费力的击败他,转身就要带着他哥突破眼前没鬼用的人肉防线到处浪,无奈自家亲爱的哥哥似乎今天年龄太小,攥着他的手指就算沙发上的一堆玩具带。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赵云澜此时此刻很不爽,基本快实体化的那种,导致一向喜欢赖在他身上的大庆也没敢跟他坐太近。他嘴里含着根棒棒糖,舌头推着糖体到处撞,声音大得像要引起对坐人的注意力。


夜尊不屑地看了一眼赵云澜,朝他冷笑一声,双手不停地捏捏沈巍的小脸,揉揉短短的小手,拿起一旁的玩具和哥哥玩地不亦乐乎让人分外眼红。


被冷落的人在心里发出冷哼,搬起凳子坐在两人附近,掏出一颗棒棒糖在沈巍面前晃来晃去,吸引那人往自己的方向来。夜尊看着撒开腿跑的团子,暗骂这卑鄙拙劣的手段,转头就在玩具里挑了个不错的放在沈巍眼前,眼里带笑地那人吃着糖一晃一晃地跑过来。


特调处的成员感慨这两天简直人生圆满,看过缩小版黑老哥,看过三岁版黑小哥,看过千年老猫沦为坐骑,现在又可以看到十分幼稚的沈巍争夺战,值了。


两人你一件我一件地往外拿,沈巍精力充沛地来回跑,愣是跑到了赵云澜拿出最后一件,夜尊什么都没有才停下。夜尊看着又开始往突厥山上跑的哥哥,想起自己拥有的杀手锏。


开始你的表演。


夜尊的演技果然不是吹的,眼眶说红就红,看得郭长城都自愧不如,他拉住黑袍,朝赵云澜送去一个嘲笑,在沈巍回过头时又换上委屈巴巴的表情,眼睛快速眨动逼出一串泪珠,软着声音说“哥哥,别走,我错了,我以后都听你的,别丢下面面,面面不能还有你。”


虽然平时弟弟皮地上天,但只要夜尊乖乖道个歉撒个娇沈巍就原谅他了,就算更皮一点,只要没伤到自己或者无辜的人,在看到夜尊红了眼睛快哭出来的样子,沈巍一般也只是责骂几句也就过去了。所以在听到夜尊软趴趴的哀求后,他果断丢下赵云澜的手爬回夜尊的肩膀帮弟弟擦眼泪,小脸布满了心疼。


“赵处,你也可以哭啊。”


赵云澜黑着脸踢了林静一脚“你以为我不想啊,沈巍现在都不认识我,你让我对谁哭去啊!”他走回对面的沙发,大力坐下。


“别担心,赵处,根据我的研究,再过一天,沈教授就可以恢复原样了。”


“还有一天!想都别想,立刻给我想办法!”


对面兄弟情深的场景刺眼地看不下去,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赵云澜心疼地抱住自己。


我的沈巍什么时候回来啊!


第三天


总算恢复原状的沈巍看完林静拿给他的录像,黑着脸把那一堆玩具丢进赵云澜办公室里,然后在学校度过了整整三天。据食堂阿姨说,沈教授每次都点刀削面,两份。


(完)







开学了,请允许我慢慢地更。